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境界的博客

心界比眼界更重要

 
 
 

日志

 
 

核舟记  

2017-02-19 18:07:50|  分类: 宝宝成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舟记

(3)

核舟记》是明朝魏学洢所写的说明文言文。出自清朝人张潮《虞初新志》。本文使用从中间到两头,从正面到背面的空间顺序和总-分-总的叙述顺序介绍了“核舟”的形象,表现了作者对王叔远精湛艺术的赞美和对民间艺术的赞扬。作者用生动简洁的语言描绘了“核舟”上栩栩如生的人物形象和景物的特点,赞美了刻舟者的精巧技艺,同时也高度赞扬了中国古代汉族劳动人民的勤劳与智慧,因而被选入人教版语文八年级上册课文。

快速导航

编者年代清代
编 者张潮
作品名称《核舟记》
作 者魏学洢
创作年代明朝
文学体裁说明文言文
作品出处《虞初新志》

明有奇巧人曰王叔远,能以径寸之木,为宫室、器皿、人物,以至鸟兽、木石,罔不因势象形,各具情态。尝贻余核舟一,盖大苏泛赤壁云。

舟首尾长约八分有奇,高可二黍许。中轩敞者为舱,箬篷覆之。旁开小窗,左右各四,共八扇。启窗而观,雕栏相望焉。闭之,则右刻“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左刻“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石青糁之。

船头坐三人,中峨冠而多髯者为东坡,佛印居右,鲁直居左。苏、黄共阅一手卷。东坡右手执卷端,左手抚鲁直背。鲁直左手执卷末,右手指卷,如有所语。东坡现右足,鲁直现左足,各微侧,其两膝相比者,各隐卷底衣褶中。佛印绝类弥勒,袒胸露乳矫首昂视,神情与苏黄不属。卧右膝,诎右臂支船,而竖其左膝,左臂挂念珠倚之,珠可历历数也。

舟尾横卧一楫。楫左右舟子各一人。居右者椎髻仰面,左手倚一衡木,右手攀右趾,若啸呼状。居左者右手执蒲葵扇,左手抚炉,炉上有壶,其人视端容寂,若听茶声然。

其船背稍夷,则题名其上,文曰“天启壬戌秋日,虞山王毅远甫刻”,细若蚊足,钩画了了,其色墨。又用篆章一,文曰“初平山人”,其色丹。

通计一舟,为人五,为窗八,为篛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各一;对联、题名并篆文,为字共三十有四。而计其长,曾不盈寸。盖简桃核修狭者为之。

魏子详瞩既毕,诧曰:嘻,技亦灵怪矣哉!《庄》、《列》所载,称惊犹鬼神者良多,然谁有游削于不寸之质,而须麋瞭然者?假有人焉,举我言以复于我,亦必疑其诳。乃今亲睹之。繇斯以观,棘刺之端,未必不可为母猴也。嘻,

词句注释

  • 明:明朝。

  • 奇巧人:手艺奇妙精巧的人。

  • 曰:名叫。

  • 王叔远:名毅,叔远是他的字,号初平山人,明末常熟(今江苏省常熟市)人。

  • 以:介词,用,凭。

  • 径寸之木:直径一寸的木头。径:直径。寸:市制长度单位。之:结构助词,的。木:木头,木料。

  • 为:动词,做,制,这里指雕刻。

  • 宫室:泛指房屋建筑。

  • 器皿(mǐn):器具。皿:一般指盘盂一类的用具。

  • 以至:连词,“以至于”,“直到”。

  • 罔(wǎng)不:无不。罔:否定副词,没有,无。

  • 象:动词,模拟。

  • 形;形状。

  • 具:具备,具有。

  • 情态:神情姿态。

  • 尝:副词,曾经。

  • 贻(yí):赠送。

  • 余:人称代词,我。

  • 核舟一:即一只核舟,古代汉语中表示事物数量的数词常用在名词后面,并常省去量词。

  • 盖:表示推测的句首语气词,用来表示对事物带有推测性的判断或委婉的判断,或表示对原由的解释。这里可译为“原来是”。

  • 大苏:即苏轼,字子瞻,号东坡,他和他的父亲苏洵、弟弟苏辙都是宋代著名文学家,当时人们称苏洵为“老苏”,称苏轼为“大苏”,称苏辙为“小苏”,合称“三苏”。

  • 泛:动词,坐船游览。

  • 赤壁:苏轼泛舟的赤壁,在今湖北省黄冈县城北。苏轼曾两度游览,写了前后《赤壁赋》。湖北省蒲圻县西北又有一处赤壁,即三国时赤壁之战的战场。

  • 云:语助词,用于句尾,无实义。

  • 首尾:从头到尾。

  • 约:大约。

  • 分:长度单位,一寸的十分之一。

  • 有(yòu):同“又”,表示后面是一个尾数。

  • 奇(jī):零头,零数。

  • 高可二黍(shǔ)许:大约有两粒黄米高,古代用黍粒表示长度单位。可:大约。许:表示约计数量。

  • 中:中间。轩敞:高起宽敞。

  • 者:助词,这里和形容词“轩敞”组成名词性短语,指高起宽敞的部分。

  • 为舱:是船舱。为:动词,是。

  • 箬(ruò)篷:箬竹叶做成的船篷。篛:一作“箬”,箬的异体字,箬竹,竹子的一种,叶子可以编制竹笠。

  • 覆:盖,

  • 之:代词,指船舱。

  • 旁开小窗:船舱的两旁开着小窗。

  • 左右各四:左边和右边各四扇。

  • 共八扇:一共八扇窗户。扇:量词,用于门窗等。这里是以量词指代事物本身。

  • 启:动词,打开。而:连词,连接前后两个动词,表示顺接关系。

  • 雕栏:雕刻着花纹的栏杆。

  • 相望:相对称。

  • 焉:语气助词。

  • 闭之:关上窗门。之:代词,指窗。

  • 则:连词,所连接的后一部分是对前一部分的介绍、说明、判断或解释。这里可译为“有”。“山高月小,水落石出”:苏轼《后赤壁赋》中的句子。

  •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苏轼《前赤壁赋》中的句子。徐:缓缓地。兴:起。

  • 石青:国画中使用的一种青色颜料。

  • 糁(sǎn):这里是涂染的意思。

  • 之:代词,指刻在窗扇上的字。

  • 中:中间。

  • 峨冠(guān):高高的帽子,这里指戴着高高的帽子。

  • 髯(rán):胡须,这里泛指两腮的胡须。

  • 佛印:人名,是个和尚,苏轼的朋友。宋代云门宗僧,为苏东坡之方外知交。法号了元,字觉老。俗姓林,饶州(江西省)浮梁人。

  • 鲁直:黄庭坚,字鲁直,宋代诗人,文学家,书法家,他也是苏轼的朋友。

  • 手卷:横幅的书画卷子。

  • 卷端:指画幅的右端。

  • 卷末:指画幅的左端。

  • 如有所语:好像在说什么似的。语,说话。

  • 微侧:(身子)略微侧转。

  • 其两膝相比者:苏东坡的左膝和黄庭坚的右膝互相靠近。比,靠近。

  • 各隐卷底衣褶中:各自隐藏在卷子下边的衣褶里。意思是从衣褶上可以看出相并的两膝。

  • 绝类弥(m?)勒:极像佛教里的弥勒菩萨。绝,极;类,像。弥勒,佛教菩萨之一,像寺中常有他的塑像,袒胸露腹笑容满面。

  • 袒(tǎn):裸露。

  • 矫(jiǎo)首昂视:抬头仰望。矫,举。

  • 不属(zhǔ):不相类似。属,类似。

  • 卧右膝:卧倒右膝。

  • 诎(qū):同“屈”,弯曲。

  • 念珠:又叫“佛珠”或“数珠”,佛教徒念佛号或经咒时用以计数的工具。

  • 倚(y?)之:(左臂)靠在左膝上。

  • 历历数(shǔ)也:可以清清楚楚地数出来。历历,分明可数的样子。

  • 楫:船桨。

  • 舟子:撑船的人。

  • 椎髻(jì):椎形发髻。

  • 衡:同“横”,横着。

  • 攀(pān):扳着。

  • 若:好像。

  • 执:拿。

  • 其人视端容寂:那人眼光正视着茶炉,神色平静。其,那。端,正。

  • 若听茶声然:好像在听茶水烧开了没有的样子。若...然,好像...的样子。

  • 船背稍夷:船的背面稍平。背,这里指船底。夷,平。

  • 天启壬(rén)戌(xū):天启壬戌年,就是一六二二年。天启,明熹宗朱由校年号。

  • 虞山王毅叔远甫(fǔ):常熟人姓王名毅字叔远的。虞山,山名,今江苏省常熟县西北,这里用来代替常熟。过去文人常常用自己家乡的名胜的籍贯。叔远甫就是“字叔远”的意思。甫,同“父”,是中国古代对男子的美称,多附于表字之后。

  • 了了:清楚明白。

  • 其色墨:它的颜色是黑的。其:代词,指所刻的字。墨:黑色。

  • 篆(zhuàn)章:篆字图章。

  • 丹:朱红色。

  • 通:全。

  • 为人五:即为五人,雕刻了五个人。

  • 并:连词,和。

  • 有(yòu):同“又”。

  • 曾[zēng]:不盈寸:还不满一寸。曾,尚、还。盈,满。

  • 简:通“拣”挑选。

  • 修狭:长而窄。

  • 魏子:作者魏学洢自称。详瞩:细看。

  • 《庄》、《列》:指《庄子》《列子》二书。

  • 惊犹鬼神:犹如出自鬼神的创造,令人惊奇。

  • 须麋:同“须眉”,胡须眉毛。

  • 假:假如。

  • 复:告诉。

  • 99.诳:欺诈。

    100.繇:同“由”。

    101斯:这。

    102棘刺之端:酸枣树枝条的尖刺末梢。

    103未必不可为母猴:典出《韩非子·外储说左上》。有人报告燕王自己能在“棘刺之端为母猴”,于是受到优厚待遇,却推三托四,迟迟不动手,后来燕王要他先出示工具,他拿不出,骗局被揭穿。

    104技亦灵怪矣哉:技艺也真神奇啊。“矣”和“哉”连用,有加重惊叹语气的作用。

    白话译文

    明朝有位特别手巧的人叫王叔远,能用长一寸的木头,雕刻成房屋、器皿、人物,以至飞鸟、走兽、树木、石头,没有一件不是就着木头原来的样子模拟那些东西的形状,各有各的神情姿态。(他)曾经送给我一个用果核雕成的小船,刻的是苏东坡坐船游览(长江)赤壁。

    小船从头到尾长度八分多一点,大约有两个黄米粒那么高。中间高起而宽敞的部分是船舱,(刻着)用箬叶做成的船篷盖着,(船舱)旁边开有小窗,左右各四扇,一共八扇窗。推开窗户来看,雕刻着花纹的栏杆左右相对。关上它,就见(两幅对联)右边刻着“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左边刻着“清风徐来,水波不兴”,用石青涂在刻字的凹处。

    船头坐着三个人,中间那位戴着高帽子多胡须的是苏东坡,佛印坐在右边,黄鲁直坐在左边。苏、黄两人同看一幅书画卷子。苏东坡的右手拿着手卷的前端,左手按在黄鲁直的背上。黄鲁直左手拿着手卷的末端,右手指着手卷,好像在说什么话似的。苏东坡露出右脚,黄鲁直露出左脚,各自稍稍侧着身子,他们互相靠近的两个膝盖,都隐蔽在手卷下边的衣褶里。佛印(刻得)极像弥勒菩萨,敞开胸膛露出乳一部,抬头仰望,神态和苏、黄不相同。(他)平放着右膝,弯着右臂支撑在船上,而竖起他的左膝,左臂挂着一串念珠,靠在左膝上──念珠清楚得可以一粒粒地数出来。

    船尾横放着一支橹,橹的左右两旁各有一个船工。在右边的那个梳着槌形发髻,仰着脸,左手靠在一根横木上,右手扳着右脚趾,好像在大声呼啸的样子。在左边的那个右手拿着蒲葵扇,左手抚着火炉,炉上有个壶,这人目光正视着(茶炉),神色平静,好像在听茶水声音似的。

    这船的背面较平坦,就在上面刻着题款,文字是“天启壬戌秋日,虞山王毅远甫刻”,(字迹)像蚊子的脚一样细小,笔划清清楚楚,它的颜色是黑的。还刻着一个篆文图章,文字是“初平山人”,它的颜色是红的。

    总计这一只小船,刻了五个人,刻了八扇窗;刻了箬篷、船桨、炉子、茶壶、手卷、念珠各一件;对联、题名、篆文,刻字共三十四个。可是计算它的长度,竟不满一寸。是挑选狭长的桃核刻成的。

    我细细看了这枚核舟之后,惊诧道:啊,技艺也真奇妙啊!《庄子》、《列子》中所记载的,犹如出自鬼神的创造令人惊奇的有很多,然而谁能有在不满一寸长的东西上自如刻削,却胡须眉毛清清楚楚的本领呢?假如有人将我上文所说的话告诉我,我也一定会怀疑他骗我。如今,我亲眼目睹了这种神奇技艺。由此来看,棘刺末梢,未必就不能雕刻成一只母猴啊。啊,

    文学赏析

    本文所写的这件雕刻品,原材料是一个“长不盈寸”的桃核,刻而成舟,却生动地再现了宋代文坛上的一个著名掌故——“大苏泛赤壁”。它构思精巧,形象逼真,它显示了中国古代工艺美术的卓越成就。舟上五人,须眉比见,其他如篛篷、窗、楫、壶、炉等,无不应有尽有;还有三十四个字,勾画了了,真可谓巧夺天工。本文对这件艺术品的文字说明,准确地把握了这件雕刻品的各个细节,然后按一定的空间顺序来写,从而鲜明地表现了它的整体形象。

    从文章开头至“盖大苏泛赤壁云”为第一段,简练概括地告诉读者,王叔远有着不同凡响的雕刻技艺,他能在“径寸之木”上,随意雕刻出不同形状的艺术品。然而更绝的是,他能利用木头天然图纹、形状,表现各自形态。“罔不因势象形”,强调了“形似”;“各具情态”,则突出了“神似”。这样,也就突出了王叔远是个“奇巧人”。“盖大苏泛赤壁云”的“盖”,在这里作副词,为“大概”之意。从核舟上刻的人和景物来看,是“大苏泛赤壁”。但《赤壁赋》苏东坡泛舟游赤壁,虽有其事,但是没有说有黄鲁直佛印和尚伴游。这样,也就间接地说明了雕刻者善于根据苏东坡的原文进行想像。核舟上刻着苏东坡游赤壁,这点明了整个核舟所刻画的主要内容。“盖大苏泛赤壁云”在全文起着“桥梁”作用。这一段只五十余字,用笔经济、简练,层次清晰,交代清楚,包含着丰富的内容,也约略点示了核舟雕刻者技艺的高超。

    从“舟首尾长约八分有奇”至“嘻,技亦灵怪矣哉”为第二段。本段又可分五小节。起笔时,作者如剥笋似地进行具体的描述,很有层次感。先写核舟的长和高,“长约八分有奇,高可二黍许”,以核舟本身之小,来显示核舟工艺品的精巧;比喻也因之出奇。文章接着进入具体的描述。先写“中轩敞者为舱”,着力突出在这一特定的条件下,船舱的高大、宽敞,以及在核舟中所占据的位置。小舟不满“径寸”和“轩敞”的船舱,一小和一大相映,形成强烈的对比,构成一个完整的画面,来显示核舟雕刻艺术的特色。接着,叙述船舱上还覆盖着“箬篷”,舱旁有“左右各四,共八扇”小窗;八扇小窗,是活动的,能开能关,所以“启窗而观”则“雕栏相望”,闭窗时所刻的前后《赤壁赋》中的脍炙人口的名句:“山高月小,水落石出”,“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则显现于眼前。在“长约八分有奇,高可二黍许”的“核舟”上刻字、景、人、物既细腻逼真,又富有诗情画意,其情趣之妙,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足以显示王叔远精妙绝伦的雕刻技艺。而作者用细腻的笔调,从右到左,把工艺品上的诗情画意,生动逼真地表达出来,也足见他艺术手腕之高明,描述手法之精炼。

    第二、三小节,着重介绍核舟上的五个人物。写人物是为了增强作品的活力。如果读者细细留神、品味,就不难看出雕刻艺人有着惊人的想像力。《赤壁赋》文中“苏子与客泛舟游于赤壁之下”,没有交代“客”是何许人,而雕刻艺人却选择了黄鲁直和佛印和尚,把人物具体化了,并在具体化的过程中加以个性化。由此,作品对他们三人精神状态的描写,也就成为这件工艺品最有光彩的部分。首先,文章交代各自的形态和所处的位置。王叔远这位民间雕刻艺人,在雕刻时,简直是发挥了戏剧导演的才能。在不大的核舟船头,三个人没有平均地占据仅有的一点空间,他们“坐”得各有特色。作者的运笔有时采用粗线条,一笔带过,如“中峨冠而多髯者为东坡,佛印居右,鲁直居左”。有时采用工笔画似的手法,如“东坡右手执卷端,左手抚鲁直背。鲁直左手执卷末,右手指卷,如有所语”。苏、黄组合在一起,让他们“共阅一手卷”,特别是“各隐卷底衣褶中”,这就把最微妙的情景描述出来了,笔触显得十分细腻。而此时的佛印和尚,“袒胸露乳矫首昂视”,“卧右膝,诎右臂支船,而竖其左膝”,沉醉在清风、明月之中。尤其精彩的是,在佛印和尚的左臂上挂着历历可数的佛珠。从最细微处落笔,雕其貌而刻其神。“执,抚,指,语,矫,视”等几个动词画龙点睛,静中有动,动中有静,使人物活灵活现。三个人物的表情,身上的服装,手中的道具,在特定的情景中互相映衬,达到了高度的和谐美。

    对于船尾上的两个船夫,作者的描写也笔力不减。“横卧一楫”,雕刻艺人刀法之妙,表现得淋漓尽致。“横卧一楫”就是说船桨停止划动,船在江中随波荡漾,此时方可进入泛舟江上,漫游赤壁的诗情画意之中。而两个船夫,其一“若啸呼状”,另一“视端容寂,若听茶声然”。淡淡的两笔,陡然生辉,两个舟子进入规定的情境之中,被勾画得栩栩如生,而舟子的情态和泛舟的主角的情态又是呼应的,具有整齐美。

    第四、五小节,分别记王叔远在核舟背上刻题名和印章,并对刻在核舟上的人和物作了统计。核舟背上题名和印章不是可有可无的,因为它保证了工艺品的完整,反映了艺术的高超。“细若蚊足,钩画了了”,笔画工细,并且线条清晰。船背题名“其色墨”,篆字图章“其色丹”,着色黑红相衬,再加上船舱十六个字用“石青糁之”,从船头到船尾,色彩和谐、协调,艺人的创作态度,从始至终,一丝不苟。“通计一舟”,连续用了九个“为”字,细致地罗列,用形象、简洁而又带有立体感的描述把核舟显现在读者面前。众多的人和物都是雕刻在“计其长曾不盈寸”的“修狭”的桃核上,其技艺就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

    文章一开头向读者介绍民间雕刻艺人王叔远的精湛的技艺和核舟的内容后,便按顺序写核舟的长、高、船舱、船头、船尾、船背,最后对核舟上雕刻的人、物、字,进行统计,与开头相呼应,用赞誉王叔远鬼斧神工之绝技结束整篇文章,犹如一根丝线,串缀珠玉贝石而成整体。通篇四百多字,每个字的选择,就像这巧夺天工的核舟一样,精雕细琢。核舟是雕刻工艺品,直接给人以视觉感受。通过作者细腻而传神的描述,引起读者的想像,加深对核舟的视觉印象,完成了它独特的审美功能。本文意境深邃,想像丰富,对比巧妙。核舟形体之小和人、物之多;神态之活和情态之细;动中有静和静中有动;文字浅显和意境深邃等,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在对比中显示雕刻艺术的精湛和诗意美。同时我们还要提到,雕刻艺人有着不凡的见识。我们知道苏东坡脍炙人口的前、《后赤壁赋》问世以来,可说在文学史上引起了热烈的反响,其艺术成就之卓尔不群是有口皆碑的。但另一方面,它直接地显露出对整个人生的空漠之感,而黄鲁直一生仕途坎坷,哲宗绍圣年间,新党用事,以修实录不实的罪名,贬其为涪州别驾,黔州安置。晚年卒于宜州(今广西宜山)贬所。他们在政治上不得志,仕途上一片暗淡。为了逃避政治,必然要采取消极的“退隐”、“归田”、“远游”等手段,在这种精神状态下,他们必然会和皈依佛门的佛印和尚引为同调。所以,雕刻艺术家补充了《赤壁赋》中“客”的具体人物,其艺术想像力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核舟记》把核舟雕刻升华到一个新的艺术境界,同时核舟又增强了《核舟记》的艺术魅力。

    艺术手法

    一、描写细致。

    作者所记的是一件特定的工艺品── 一枚小巧玲珑的核舟。由于雕刻者的“灵怪”,所以能在“长不盈寸”的“修狭”“桃核”上,“因势象形”、精雕细刻了“为人五;为窗八;为箬篷,为楫,为炉,为壶,为手卷,为念珠各一;对联、题名并篆文,为字共三十有四”这样众多的人和物。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对此并非是作简单的罗列,而是着力于细致的描绘。本文中间的四段,即2、3、4、5段就具体描述了核舟的形状、结构及各个人物的神情状态,这是全文的主体部分,也是其特色最突出的部分。如第2段不仅写了船舱、箬篷、小窗,而且写出“启窗而观,雕栏相望”,“闭之,则右刻‘山高月小,水落石出’,左刻‘清风徐来,水波不兴’”,并且连刻字的颜色也交代了:“石青糁之”。第3段着重写苏东坡、黄鲁直和佛印三人,不但写了他们外貌、衣着、姿态的各异,而且显现了他们神态、风度不属。尤其苏、黄的情深意笃,黄鲁直的“如有所语”,佛印的超然出尘,生动地再现了三人之间的关系和各自的性格特征。第4段写舟子啸呼之状和“若听茶声然”更是精细入微,神韵毕具,若无雕刻者的精湛技艺,以及作者对描写对象的细心观察和体会,要写得如此惟妙惟肖是断断不可能的。总之,对核舟的全体和各部分的人、物雕像的描述,及其方位、数目、大小的具体说明,给读者的印象既具体而又深刻。如窗子能启闭自由、足膝之隐于卷底衣褶之中、念珠之历历可数、题字之细若蚊足等一些雕刻的细部都能一一予以介绍,巨细不漏。正因为作者善于观察,精于描绘,因而文章如同这只核舟一样,所反映的舟、人、字、物能做到神形飞动,使人如见其形,如闻其声,雕刻既属奇巧,而文章确也精湛,真是相得益彰,值得取法。

    二、层次井然。

    作者对核舟各部的描写,是先总写,后分写;从右到左,由上至下,符合人们观察事物的程序,很有章法。如第1段介绍“奇巧人”的奇巧所在,开门见山,简洁数语,就把雕刻者精湛纯熟的工艺作了概括的介绍,并点出“尝贻余核舟一,盖大苏泛赤壁云”,起了概括和总领全文的作用。第2段则对整个核舟尤其是核舟的中心部分即船舱和箬篷作了重点的描绘。第3、4、5段,则依次具体描绘船头、船尾、船顶,而以船头和船尾五人的雕像为主,而五人雕像又以船头的苏、黄、佛印三人为主,而此三人则又以苏轼为主,这样文章就紧扣住雕刻本身所反映的“大苏泛赤壁”的主题,既层次井然,又重心突出。最后一个自然段,将全核舟的人、物雕像的数目作了小结总计,并抒发赞叹:“技亦灵怪矣哉!”收束全篇。这种清晰的布局、分明的层次,给读者以历历在目之感。

    三、富于想像。

    《核舟记》写的是件静止的物件,但是作者在静中取动,写得情趣盎然。核舟是件富有诗意画境的工艺美术珍品,而王叔远的雕刻艺术之所以如此感人,令人惊叹不已的关键则在于核舟如实而生动地再现了苏东坡前后《赤壁赋》的主题和意境,奇巧人以《赤壁赋》作为核舟雕刻艺术的素材,而散文作家又复以《赤壁赋》的内容作为观察和想像核舟的依据,而我们广大读者则又更以《赤壁赋》的所述来体味散文含蓄隽永的意境,在这里,“奇巧人”创作的蓝本,作者的丰富想像和读者的欣赏联想,都在《赤壁赋》的基础上得以自然融汇而沟通在一起了。尤为可贵的是,无论是奇巧人王叔远还是作家魏学他们既忠实而准确地反映了《赤壁赋》的意境和“大苏泛赤壁”的主题,而在细节上又大胆想像,不为原作所囿,进行了艺术上的再创造,正由于作者丰富的想像,弥补了素材的不足,又赋予素材以新的生命活力。如文章写到鲁直的“如有所语”、佛印的神态不凡、舟子的“若听茶声然”这些细腻逼真的心理描绘,从某种角度而言,就是作者以《赤壁赋》为依据,而推测想像出来的描述,假如作者仅是作些客观的描绘,而不注入自己的思想感情,那么文章至多只能是一篇呆板平实的说明词,而决不会像如今所写的那么感人,启人想像。

    魏学洢(约1596——约1625),字子敬,明朝末嘉善(今属浙江省嘉兴市)人。明朝末年的著名散文作家。是当地有名的秀才,也是一代明臣魏大中的长子,一生未做过官,好学善文,著有《茅檐集》。被清代人张潮收入《虞初新志》的《核舟记》,是其代表作。他的父亲魏大忠因弹劾权魏忠贤而遭诬害,他自己也因受阉党威逼而悲愤至死。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